您好,

业界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信息 > 业界动态

扁鹊、仓公所传医书《天回医简》今年出版 !8种珍贵医书将首度面世

发布时间:2022-05-13 阅读量:108 来源:红星新闻
       2012年,4座汉墓在成都被抢救性发掘,在位于天回镇的3号墓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医学简书,并将其命名为天回医简。
 
     经过近10年的整理研究,记者从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国出土医学文献与文物研究院了解到,名医扁鹊、仓公所传医书《天回医简》将于2022年由国家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这也意味着由近1000支医简、25000余字组成的8种珍贵医书将首度面世。
    “就算发掘100处汉墓,也不一定能看到带字的简书。”
       两汉时期,厚葬成风。汉墓在我国分布广泛,数量巨大,但由于种种原因,汉墓的发掘在考古界往往有“十室九空”之说,出土简书更是可遇不可求。
        2012年,4座汉墓在成都被抢救性发掘,在位于天回镇的3号墓中,考古人员发现了大量医学简书,并将其命名为天回医简。
▲修复后复制的天回医简

 

     “这一医学简书的发现,应该是中国考古史上数量最多、最难得的一次。”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国出土医学文献与文物研究院特聘院长、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柳长华评价说。
       经过近10年的整理研究,记者从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国出土医学文献与文物研究院了解到,名医扁鹊、仓公所传医书《天回医简》将于2022年由国家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这也意味着由近1000支医简、25000余字组成的8种珍贵医书将首度面世。
       与此同时,记者获悉,以天回医简为基础的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也在紧锣密鼓建设当中。作为全国首个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成都天回汉墓医简影像数据库将以开创性成就与技术,引领中医出土医学文献研究工作。
 
汉代医学简书在成都出土
为名医扁鹊、仓公所传之医书
       从满城汉墓到长沙马王堆汉墓再到南昌海昏侯墓,历史文化价值极高的汉代墓葬常常受到社会关注,“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鎏金博山炉”等顶级文物的出土更是震惊世界。
2012年,成都地铁三号线建设中抢救性发掘了一处西汉墓葬,出土了四台著名的蜀锦提花机模型,填补了我国纺织史空白,实证了蜀锦作为“天下母锦”的名不虚传。
       值得关注的是,考古人员在3号墓中还发现了两件无价之宝——天回医简,简书数量之多,保存之完善,堪称考古史上之最;人体经穴髹漆人像,高约14厘米,是我国发现的最早、最完整的经穴人体医学模型。
       在出土的近1000支医简上,文字多达25000余个,兼见篆隶、古隶及隶书,其中还不乏齐地方言。令人惊喜的是,天回医简并非单本医书,而是《脉书·上经》《脉书·下经》《逆顺五色脉臧验精神》《犮理》《刺数》《治六十病和齐汤法》《疗马书》《经脉》8种医书,涉及经脉、脏腑、腧穴、刺法、治疗马病等内容,更有沿用至今的多个古代方药。
▲柳长华识读中医古籍
 
     “天回医简是国内迄今为止发现的内容最丰富、体系最完整、最具理论和临床价值的古代医学文献。”2019年1月,中国出土医学文献与文物研究院在四川省委宣传部等相关部门的推动下成立,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柳长华应邀出任院长。
        根据医简内容及史料,柳长华初步判断天回医简应是汉景帝时期由齐国传入成都。
        经过研究团队反复求证,证明了天回医简为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中扁鹊、仓公所传之医书,并在汉景帝时由齐传入蜀地。
        天回医简重见天日,不仅佐证了2000余年前汉代中医药学的繁荣发达,更进一步证实了东汉时期四川三代脉学大师“涪翁—程高—郭玉”为扁鹊学派传人的事实。
 
解读千年汉代医简
1000支医简重见天日
       每一次出土文献的重大发现都给学术界带来了重要影响。
       在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国出土医学文献与文物研究院中,共有三个相关的研究所和一个研究室,分别是简帛研究所、中医历史研究所、中医文化研究所和中医数数字化研究室。
        在天回医简的前期研究中,柳长华团队常埋首于简帛研究所,简书本身的残断缺损、文字漫漶、散乱失序,以及古文字的释读障碍,都使研究工作变得异常艰难,需要研究人员耐心且细致。
▲柳长华(左二)讲解摹写的简帛文字
 
      “医简出土后基本都是散乱的,我们在缀合时要花费很大精力,要从内容、书写、简的形式上去判断顺序,把医简编连起来,尽可能还原到正确的顺序,这也是很专业的一项工作。”
       天回医简的研究包括清理、整理、释文等程序,利用数字化技术对医简进行扫描,以便识别。而要对两千多年前的医学简书文字、历史背景、学术内涵进行解读,是整个医简研究整理过程中最具挑战性的工作。
      “这是最重要也是最艰巨的工作,这些医简所承载的时代历史、文化、风情、人物等等,可能需要几代人去研究。”柳长华称。
       与《黄帝内经》等早已编撰成书,历经数百年的传世医学经典不同,天回医简距今已有2000余年,传播中断且未经后人之手,简书内容仍十分原始真实,对每一个字的确认都极费功夫。
       在马王堆汉墓帛书整理时,就曾发现不少文本错误,而天回医简的文字整理,则需要古文字、中医药等交叉学科知识,更为专业严谨。
     “比方说医简上的‘敝昔’就是‘扁鹊’通用字,所以我们得出了医简为扁鹊传书的判断;再比如医简是由齐入蜀,所以很多生僻字我们需要结合齐地方言进行解释。”
       研究过程中,柳长华团队发现,天回医简所反映的汉代医疗水平已十分发达,甚至出现了记载成方制剂的《治六十病和齐汤法》,其医学史价值已超越马王堆医书。
      “有些人认为2000多年前的简书肯定是落后的,但结果可能并不是这样,天回医简的价值在我看来是历久弥新的,我们做简帛研究的宗旨也是如此,意在返本开新。”
 
以天回医简为基础
首个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将建成
       近百年来,我国出土了大量医学简帛文献,这些简帛文献对重新发现上古、中古医学,系统展示上古、中古时期医学图景,探究中医学理论演变、传承发展规律,系统梳理中医发展的学术脉络,复现、澄清早期医学文化的文化基因、源流脉络具有重要意义。
        但出土文献的出版书籍大多印数少,价格昂贵,图片资料多模糊,古僻字、漫漶字多,异构、讹别字多,阅读分析不易,文句艰涩难懂,简帛医学内容与传世古医籍亦有明显差异,对研究者而言材料搜集颇为不易,尤其对于中医从业人员来说使用极为不便。
     “因此,一个集存储、加工、检索、浏览于一体的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应运而生,我们将以天回医简为基础,建成中国首个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
▲拷贝台上简帛文字摹本制作
 
        柳长华表示,天回医简价值巨大,除了其本身存在的重大史料价值及医学价值,篆隶古隶与接近八分书隶书的三书共存,反映了秦汉之际汉字隶变的缩影,医简西传与川药入方也实证了汉代时期国内国外丰富的文化与物质交流,无愧为世界的宝藏。
        他透露,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将利用数字化的方式对天回医简的古文字进行摹拟,制作成电子摹本,形成电子文档,读者可对每一个字进行检索识别,对医学古籍的识别将更便利。同时,医学古籍数字化后也为古籍本身的保存保护提供了支持。
      “建成数据库后,医学古籍的传播变得更容易,也能推动更多人参与研究。我们将来的目标是建成国际一流的出土医学文献影像数据库。也就是说,如果要研究中医简帛文物,到成都来就是了!”